您现在的位置:

手机游戏 >

魏小安:霸王条款的荒谬逻辑与政府纠结

出差归来,看到润刚的文章注意维护权益与科学引导之间的平衡,非常赞赏,这才是行业协会该做的事情。再往下细想一想,为什么政府要这样做,一曰荒谬逻辑,二曰政府纠结。我们不能说政府不想干好事,但是在缺位、越位之间必然形成错位,缺乏相应的中立性,即使是好心也往往做错事。

餐厅谢绝自带酒水或加收开瓶费,酒店12点以前结账,直接服务收小费,旅行社收佣金,等等现象,是市场经济历史形成的国际惯例,也是行规。这是经营者和消费者反复博弈划出的边界,各守其界,各遵其规,各得其所,市场才能正常运转。按照北京市工商局发布的规定,这些都变成了不公平霸王条款,看似站在消费者立场上,实则既损害了经营者的利益,也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

逻辑是同等的,但是只要推进,就会发现荒谬。比如,可以随意自带酒水,也自然可以随意自带饭菜,餐馆就不再经营餐饮,而成为提供场所的机构。退一步说,自古以来就是餐饮行业,如此下去,就变成了餐业。其次,不准收包间费,是破坏了市场的层次,大家只好一起向大排档看齐。第三,酒水的毛利率较高,如果经营少了,如何维持运营,前景就是行业的萎缩。同等逻辑,客人也应当可以自带卧具进客房,酒店就变成提供空间的机构,而非企业。为什么荒谬的逻辑还能堂而皇之地出台呢?是用越位掩盖缺位,用多事掩饰无能。

在中国,从运营角度来看,服务有三大类。一是垄断经营,其特点是先收费后提供服务,水、电、气等等都是如此,没交钱,断你没商量。二是半垄断经营,所以应当提供医疗服务的医院变成了药房,应当提供教育服务的变成了发牌。尤其是公路,没开始修就先收费,我们一边忍受颠簸和尘土,一边还要掏腰包。对于这些长期霸道的不公平现象,有关部门装聋作哑,甚至怂恿支持。这是政府的缺位。三是完全竞争性的服务,消费者有充分的选择权,更重要的是先消费,后付费。服务性产品一般都是过程性产品,不能先尝后买,只有消费之后才能判断。理论上,后付患上羊角风应该到什么样的医院进行治疗呢?费就是保留了消费者的主导权,埋怨饭菜质量不好,经营者打折甚至免单也不是新鲜事情。但往往在这个领域,政府奋勇当先,充当消费者利益的保护者和代言人。这是政府的纠结,是欺软怕硬呢,还是作秀给百姓看?

成熟的市场是需要边界的,不仅是经营者,消费者也如是。而成熟的市场一定是磨出来的,而不是管出来的。计划经济年代,到饭馆吃一顿饭,如同打一场仗。八十年代的旅行社,对外国旅行社都是先收费,后接待。市场放开了,供给丰富了,垄断消除了,都不是问题了。对于上述的第一类,政府应当做的事情是放开管制,引入竞争者,让消费者有起码的选择权。对于第二类,政府应当从公益出发,同样倡导竞争,让消费者有较多的选择权,比如教育券,医疗保障报销权。对于第三类,政府则不必多事,充其量是处理投诉,当个市场的裁判者。何乐而不为呢?

我们不需要万能的政府,老百姓也不是孩子,或者打,或者哄。我们希望在资源配置中市场起到决定性的作用。以前叫基础性作用,与之相对应的是政府起主导性作用。现在提出市场决定性作用,则政府应当是辅助性作用。学习三中全会的决定,是自己革自己的命,不能一种倾向掩盖另一种倾向,更不能大帽子底下开小差。由此联系到旅游市场治理整顿,要出重拳,要让广大旅游者体会到“反四风”的实效,很好,但是需要市场经济的新思路,也需要能够培育市场的新方式。

 

相关链接(来自中国旅游报):

12月9日,北京市工商局发布了“禁止自带酒水”、“消毒餐具另收费”、“包间最低消费xx元”等6种北京餐饮行业常见的消费提示是不公平霸王条款。12月16日,中国旅游饭店业协会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送交了《关于请求纠正北京市工商局发布的“餐饮行业6种不公平格式条款”中的部分条款的公开信》,认为北京市工商局关于部分“不公平格式条款”的定性,法律依据不足,有失公平。为此,中国旅游报记者采访了中国旅游饭店业协会会长张润钢。

济南哪个癫痫医院好

记者:最近北京市工商局发布了北京餐饮行业常见的6种不公平霸王条款,并要求餐饮企业在1个月内纠正,对此您如何解读?

张润钢:就两个字,费解!

第一,从法理上看,北京市工商局的这一举动于法无据,于理不公。为此,中国旅游饭店业协会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送交了《关于请求纠正北京市工商局发布的“餐饮行业6种不公平格式条款”中的部分条款的公开信》,信中阐明了我会的观点,并要求北京市工商局的这种不当作为能够得到纠正。

第二,从行业运行状态来看,在目前颇有些困难的餐饮市场上,既没有出现新增很多谢绝客人自带酒水的餐饮类企业,更没有听到消费者因被广泛谢绝自带酒水而纷纷投诉或发生纠纷的报道,现实中,接受客人自带酒水的餐饮类企业也不在少数;同时也没有广泛出现就订金退还引起冲突的报告,有关部门却偏偏在此时突发奇想地来实施“规范”,确实有些匪夷所思。

第三,也是更为重要的,就是需要审视政府如此介入市场运行中的这些微观环节的恰当性。20多年前,党的十四大确立了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不久前召开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更进一步提出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如何真正地做到“市场的归市场,政府的归政府”,是一个需要加深认识、认真实践的课题。市场经济中,市场机制本应是解决诸如“自带酒水”、“订金退还”等经济生活诸多问题的主要选择,当矛盾发展到一定程度后还有法律手段,如果没有出现企业串联搞谢绝自带酒水的同盟,就没有必要非要由公权力出面采取行政手段。政府不应该一方面高喊建设市场经济、打造有限政府,另一方面仍然沿袭计划经济的习惯,自认为无所不能、无所不管。回想上世纪80年代,政府曾经“规范”过老百姓的衣着打扮,限制过所谓的“奇装异服”;上世纪90年代,某地方政府曾经试图在所有饭店推行由物价局制定的格式完全一致的餐厅零点菜单。所有这些早已成为生活在21世纪的人们的笑谈。今天又有人试图强制性地要求所有餐饮类企业必须清一色地接受客人自带酒水等,否则就要加以处罚。不甘肃癫痫专家医院知再过20年,人们在谈起这段历史时,该作何感想。

记者:自带酒水这一问题属于老生常谈了,社会上一直有一种说法,认为行业协会是支持甚至鼓励餐饮企业谢绝客人自带酒水的。现实情况是不是这样?

张润钢:这种说法不够准确。那种用简单的支持和反对来概括行业协会的态度的作法都是片面的。我们始终认为,企业在依法和自愿的前提下不论是允许还是谢绝客人自带酒水,都应得到理解和尊重,我们反对的是任何一方去强迫另外一方。基于这种基本观点,协会更不会去鼓励相关企业谢绝客人自带酒水。但我们坚持认为:谢绝与否是企业的自主权,这一权利不应被剥夺。

记者:您谈到了企业的权利,那消费者的权利如何体现?

张润钢:作为消费者,我也曾有过自带酒水到餐厅消费的情况,但在开瓶前一定会征求商家的同意。如果被允许,我自然会很愉悦,但也不乏被谢绝的经历。但不能因为没有得到许可,就不承认商家拥有“谢绝”的权利。此时如果把自带酒水作为此次消费第一需求,我行使自身权利的途径就是自主地离开这里,然后选择可以接受自带酒水的店家去消费。这里,商家不能在没有满足我要求的前提下强求我必须在他家消费,而我也不能强迫店家必须接受我随心所欲的“消费”行为,这就是市场规则。众所周知,餐饮行业是充分竞争的行业,消费者有足够的选择商家的空间,市场机制在此完全可以发挥作用。

记者:社会上一直对商家“谢绝”的做法有所争论,您认为它是否有一定的道理?

张润钢:我想至少不能将其简单地归类到无理的范畴,讨论此问题我们应该避免情绪化。第一从运营规律上看,商家经营的成本不仅仅是餐饮原材料的直接成本,还有装修、设备、人员、能耗等,这些成本在企业的定价机制中是不能被省略的;第二从营销手段上看,一些生意火爆的餐厅,有可能通过谢绝自带酒水来调剂客源结构,作为一种经营策略,也是无可厚非的;第三,客人自带酒水在店内消费,确实有存在食品安全方面的风险,且一旦发生,责任主体难以确定。综上所述陕西西安癫痫病专科医院,简单地断定“谢绝”就是霸王条款是难有说服力的。

记者:关于取消预订收取违约金一条,您如何评价?

张润钢:中国铁路总公司刚刚宣布“2014年铁路春运日期公布,改签退票时将收20%退票费”,又有哪个部门认定这是违法了?总不能在一个国家内针对不同行业搞双重标准吧。

记者:也有人认为这是相关单位践行“为民”的具体举措,您如何看?

张润钢:消费者是群众,难道商家就不是群众?把消费者划归弱势群体,把商家划归强势群体本身并不科学。消费者中并不乏权贵阶层,而在各行各业中,餐饮服务业却并不是社会强势群体青睐的行业。那种自以为强迫商家接受客人自带酒水就是践行了为民的认识,是片面和形而上学的。

记者:我们也还听到一种说法,即自带酒水只在中国成为问题,在国外似乎并不是问题,是这样吗?

张润钢:好像是吧。强制性地要商家接受客人自带酒水在店消费,在国外少有发生。把这一原理实践到极致,就会出现以下场景:一家五星级饭店的大堂吧内,出现了一位拎着自家茶壶的大爷,坐到了沙发上,服务员拿来酒店的茶杯,把大爷茶壶中的茶水倒入其中,大爷一边品茶,一边听着乐队的演奏,两个小时后,大爷喝完了自带的茶水离席而去,服务员微笑地送别大爷,转身去收拾清理桌面。

在我们的消费市场还不尽成熟、消费者的正当权益经常受到侵害时,相关机构和组织的维权行动无疑是正确的,但也要注意维权的科学性和合理性,掌握好尺度,实践证明过犹不及,失去了度的维权不仅伤害商家权利,还有可能在客观上产生误导,从而纵容一些不良的消费习惯,形成不良的消费文化。个别中国游客在国外的种种陋习不断被境内外媒体批评,这里面除了个人素质外,也反映出国内外不同的消费文化的差异。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会得到全社会的拥护,但也应注意维护权益与科学引导之间的平衡,引导中国的消费者的消费习惯真正与国际接轨。

(旅游圈整理发布)

© xinwen.ysfbw.com  乌海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