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司考 >

爱情若如初相见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79 心口上有颗字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七见倾心:毒舌总裁娶佳妻最新章节!

    从山上下来,她去了一家蛋糕店,替上官瑞定了一份蛋糕,虽然从昨晚开始心情就很低落,可是她也没有忘记,今天是上官瑞的生日。

    定好了蛋糕,又去附近的商场逛了一圈,准备再买份礼物送给他。

    回家的路上,她暗下决心,今晚就向上官瑞坦白一切,她最初的目的,以及她现在对他产生的不一样的感情。

    上官老爷和上官老太太一清早也出去了,司徒兰心到家的时候,家里一个人也没有,她找到管家询问:“刘叔,老爷和夫人呢?”

    管家恭敬回答:“老爷和夫人去参加力帆集团董事长的葬礼了,大概下午回来。”

    “哦,好。”

    她点头,转身上楼,到了房间后拿出手机发了条短信:“下午什么时候回来?”

    上官瑞简短的回一条:“有事?”

    “当然。”

    “什么事?”

    “暂时保密。”

    他发个无语的表情,附带两个字:“尽量。”

    接下来的时间,司徒兰心很忐忑,她不知道上官瑞能不能原谅她最初嫁过来的目的,更重要的是,她不确定他的心里有没有一点她的影子。

    下午四点,她去了蛋糕店,蛋糕已经做好,雪白的奶油上面清晰的用果酱刻了一个英文字母love,如果上官瑞有心,不会不明白她的心意。

    蛋糕定好了,礼物也选好了,她怀揣着复杂的心情回到了白云公馆,公婆还是没有回来,小姑子也没有回来,上官瑞更是没有回来。

    她在客厅里等了一会,觉得有些无聊,便走进厨房准备亲自下厨为大家准备一顿晚餐,自从嫁到婆家来,她还没有下过厨房,不是她懒也不是她不会,而是婆婆不允许。

    婆婆说,上官家的媳妇和女儿一样是用来疼的,所以她在这个家里,一直都是和小姑子同等的地位。

    “少奶奶你还是出去吧,这里交给我们就行了。”

    两名负责做饭的女佣见她系着围裙又是切菜又是洗菜,紧张的手足无措。

    “没关系,今晚放你们假,歇着去吧。”

    “那可不行,要是被老夫人知道,我们一定会挨训的……”

    “放心吧,我会跟老夫人解释的,不管你们的事,是我自己想要下厨。”

    佣人见她心意已决,实在是没办法了,只好由着她,在一旁打下手。

    如果说司徒兰心在婆家是一块宝,那么在娘家她绝对是名副其实的一根草,在婆家她的一日三餐是佣人伺候,在娘家,则是她伺候一家人。

    佣人们都有点不敢相信,她的厨艺这般好,动作熟练,对烹饪的技巧掌握的十分精湛,不到一个小时,就弄出了一桌色香味俱全的丰盛晚宴。

    管家刘叔听了佣人的汇报后急匆匆的来到客厅,撇了眼桌上的蛋糕,对司徒兰心说:“少奶奶,少爷他……”

    他话还没来得及说完,一家人不约而同地回来了,上官老爷,上官老夫人,上官晴晴,上官瑞,像是约好的一样。

    “爸妈,你们回来了。”

    司徒兰心上前招呼,接过婆婆手里的外套。

    “恩,真是累死了。”

    上官老爷嗅了嗅鼻子:“好香啊,晚饭已经做好了吗?”

    “是的爸爸。”

    司徒兰心微笑点头,撇了眼上官瑞:“是我亲自下厨,庆祝我们的寿星生日快乐。”

    她的一句话,令所有的人表情都僵住了,小姑子疾步冲到她面前,附耳急急的说:“嫂子我不都是跟你说了吗?你怎么还踩地雷?”

    “你跟我说什么了?”司徒兰心有些懵。

&nb治疗癫痫的好方案sp;   上官晴晴一拍脑袋:“我那天是想跟你说的,可你没等我说完就走了!”

    “怎么了?”

    她眉头一蹩,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上官瑞腾一声站起来,走到餐桌旁,拿起桌上的蛋糕啪一声扔到了地上,那果酱刻下的love终究没被他看到,蛋糕摔得稀巴烂。

    “你干什么?疯了是不是?”

    她生气的冲过去推了上官瑞一把,伤心的看着她的心意被他踩在了脚下。

    “我不是跟你说了我不过生日,为什么你这个女人总是要这么自以为是?!”

    上官瑞看起来比她还要生气,“你再想做某件事之前能不能先征询一下别人愿不愿意?这样揭别人的伤疤你很痛快是不是?”

    他吼完之后决绝的离去,司徒兰心的眼泪瞬间湿透了眼眶,却倔强的没有流下来,一直在眼眶里打转,直到公婆走过来——

    “孩子,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你不要怪瑞,这一天对他来说,是屈辱的一天,也是最不愿记起的一天。”

    “为什么?”

    她极力压抑着想要痛哭的冲动,哽咽着问。

    小姑子难过的替父母回答:“因为今天就是唐琳当初抛弃我哥的日子,三年前,她答应了我哥的求婚,并且承诺会在他生日的这天做他最美丽的新娘,可是谁也没有想到,结果会是那个样子……”

    司徒兰心的心咯噔了一声,竟然又是因为那个女人,上一次是,这一次又是。

    “之后这三年,我哥便不再过生日了,我们每个人都刻意忽略今天是什么日子,也不敢在他面前提起生日两个字,就是怕戳到了他的痛处。”

    “对不起爸妈,我不知道三年前的今天发生过这样的事,让你们跟着伤心,我很抱歉。”

    司徒兰心对公婆颔首,公婆连忙安慰她:“不是你的错,绝对不是你的错,不知者无罪,我们一点都不怪你。”

    她蹲下身,默默的把蛋糕收拾到盒子里,看到那星星点点的红色果酱,两颗清澈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了下来。

    “让佣人收拾就好,我们吃饭吧。”

    婆婆心疼的将她拉起来,和女儿一起将她拉到餐桌旁,面对一桌丰盛的晚餐,每个人都是各怀心事,为了不加重她心里的负担,即使很难过,也强颜欢笑称赞她的厨艺好。

    司徒兰心看着公公婆婆以及小姑子很努力吃的样子,突然放下手中的筷子,拨腿奔了出去……

    她一路狂奔到海边,果然在那里,看到了上官瑞挺立的背影。

    迈起步伐,一步一步的走向他,站在他的身旁,她说:“不要以为我是来跟你道歉的,我并不觉得对上官瑞你有什么觉得抱歉的地方。”

    上官瑞视线睨向她,冷冷的说:“我也并不觉得,你现在应该出现在我面前。”

    “我出现在你前面,自然有我该出现的理由。”

    “无论你的理由是什么,我都可以选择不听。”

    “你不可以选择不听,你反而要给我听清楚了!”

    司徒兰心迎向他冰冷的目光,一字一句的说:“是,你曾经受过很大的伤害,你被你用百分百心意爱着的女人抛弃了,你有足够的理由伤心、难过、颓废、但是你没有理由一蹶不振,就像今天,就算是那个女人抛弃你的日子,那又怎么样?你的生命是你母亲给你的,不是她给你的,她有什么资格毁掉这么重要的日子?我们的生日是母亲的受难日,又怎么能为了逃避情伤,就忘记了这个世界上给我们带来生命的那个人?以及在几十年以前的那一天,母亲在为了给予我们生命的那一刻,所经历过生不如死的痛苦?”

    “你没有被人背叛过,所以不要站着说话不腰疼,很多道理说给别人听总是那么容易,换到自己身上,却是另一回事。我的生命对我来说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珍贵,它可以得过且过的存在,也可以随时随地的消失。”

    司徒兰心没想到他会说出这么不负责的话,一时生气的吼道:“那好啊,既然你的命这么不值钱,你这么不在乎,那前面就是大海,你现在就把你认为可以随时随地消失的生命葬送吧,省得活着连累家人跟你一起伤心!”

    “你以为我不敢吗?”

  衡水公立医院如何治疗癫痫  上官瑞唇角勾起一抹残酷的笑,抬步向海中央走去,司徒兰心眼睁睁的看着他越走越远,海水漫过了他的腿,他的腰,就快要漫过他的背,她突然失控的追过去,在海水里狂奔,奔到他身后,一把抱住他的腰,贴着他的后背伤心的大哭起来。

    “好吧,既然你想死,那我陪你一起死好了,反正,多年前,我也就曾有过这样的念头……”

    司徒兰心的眼泪顺着他的脊背落进了大海,一望无迹的大海,又怎么能够明白,一滴眼泪的渺小,承载的却是比石头还要沉重的磨难。

    上官瑞停下了步伐,微微侧目对她说:“你这个傻女人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够不傻?陪我这样混帐的人死不觉得可惜吗?”

    “在上官瑞你的眼里,我们只是拿着结婚证却并没有夫妻之实的伪夫妻,可是在我的眼里,你已经是像亲人一样存在的人,即便我们之间没有爱情,我也不会丢下你不管,会一直一直地陪在你身边,无论以什么身份存在都可以。”

    上官瑞为她的话深深动容,他转过身,理了理她鬓角被泪水浸湿的发丝,郑重地说:“傻瓜,你以为我真的那么不堪一击吗?爱情的失意确实给我造成了不可磨灭的痛苦,但是还没有严重到活不下去的时候,就算活不下去,也是三年前的那一天,而不是今天。”

    “那为什么还要这样?为什么还要让我以为你真的没有了生的希望?”

    “只是想让自己清醒一点而已,我不否认你说得对,我们的生命不是属于自己的,所以,不能因为任何原因辜负了它。”

    “真的这样想吗?是真的吗?”

    司徒兰心眼角的泪痕在月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看到上官瑞点头,她终于破涕为笑。

    “谢谢,谢谢你肯听进去我的话。”

    她真的很高兴,非常非常地高兴。

    上官瑞伸手在她眼角轻轻擦拭了一下,感概道:“你是个很温暖的女子。该说谢谢的人是我,谢谢你一直容忍我的坏脾气,谢谢你没有像其它女人一样放弃我。”

    “我不要你说谢谢,如果你真的想谢,那能不能答应我,像帮助我克服幽闭症一样克服自己的ptsd好吗?也许会有些难,但就像你说的,只要坚持就没有垮不去的坎,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发生的一切,都是由我们的感觉去决定的,如果我们的心觉得受伤了,那就会受伤,但是如果我们的心觉得没有受伤,那就不会这么容易就受伤了。”

    上官瑞凝视着她,久久无言,半响忽尔举起她的一只手,放到湿漉漉的胸前,“到去年为止,这种时候这个地方会很冷,但是今天不是。”

    他一颗一颗解开衬衫的纽扣,裸出了自己的胸膛,司徒兰心不是第一次看到他裸着胸膛的样子,却是第一次发现,惊诧的发现,在他心脏跳动的那个地方,赫然刻着一个字,确切的说是一个人名,琳。

    无论是上次在t市的酒店游泳池内,还是再往前,司徒兰心都从来没有留意过那个地方竟然会有这样一个字的存在。

    “到底有多爱,要在心口上刻着她的名字?”

    她无比失落忧伤的质问。

    “等你有一天,真正的爱上一个人,到那时,就都能明白了。”

    “所以,是没有办法忘记她了是吗?”

    “会努力的,因为你的话我也开始想要做个正常人,所以一定会努力的,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一点一点遗忘心口上这颗字,以及心尖上那个人。”

    上官瑞不是一时冲动,而是真的下定了决心,第二天,他就来到了当初纹身的那家店,站在店门前,看着熟悉的招牌,心中微微的刺痛,五年前,他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跟唐琳一起,如今再次来到这里,却已是物似人非。

    当年陪在他身边的人,早已经不知去向。

    纹身的师傅还认得他,热情的招呼:“瑞少爷,今儿个怎么有空到我店里来?”

    岂止是纹身师傅,在b市,不认识的他的人,比恐龙还要稀少。

    “如果现在方便的话,帮我把之前刻的字洗掉。”

    纹身师傅愣了愣,木然点头:“方便是肯定方便,只是好端端的怎么要洗掉了?”

    “没有存在的价值了。”

    上官瑞淡淡的回应。

    “哦,那好。”北京哪个医院看羊羔疯专业>
    别人的私事,也不好问得太多,虽然这纹身师傅还清楚地记得,当年那个热血沸腾的青年带着对女友深深的爱意刻下她名字时幸福的表情。

    “瑞少爷,问句不当问的话,当年你的小女友呢?你们分手了吗?”

    纹身师傅一边替他清洗胸膛的字,一边试探着问。

    “恩。”

    “真可惜,我替人纹身纹了二十年,像你们这样的情侣也纹过了无数对,可从来都没有见过哪一对像你们这样,愿意在自己的胸前,刻着对方的名字。”

    “对方?”

    上官瑞眉头微蹩:“什么意思?”

    当年唐琳虽然跟他一起来的这里,但他心疼她可能会痛,所以临时改变主意,并没有同意让她也在胸前刻字。

    “你不知道吗?你的小女友后来一个人到我这里刻了你的名字。”

    他身体蓦然一僵:“什么时候的事?”

    纹身师傅想了想:“大概是三年前,我记得好像是农历九月初九,因为第二天,就是我妻子的忌日。”

    上官瑞腾一声坐起来,按住他的肩膀迫切地问:“你确定?”

    纹身师傅被他吓一跳,慌忙点头:“是的,我确定……”

    他的双手突然垂了下来,表情说不出的沉痛,木然的从皮夹里抽出几张百元大钞递过去,浑浑噩噩的起身走了。

    “瑞少爷,你的字不洗了吗?”

    纹身师傅追出来,扯着喉咙吆喝。

    他挥挥手,什么也没说,打开车门,哧一声发动引擎,绝尘而去。

    漫无目的的开着车在城市的边缘徘徊,胸前的字只洗了一小半,却比当初刻一整个字的时候还要疼,隔了三年,第一次觉得迷茫,不理解那个女人的所作所为。

    纹身师傅说,九月初九的第二天是他妻子的忌日,但他一定不会知道,九月初九的第二天,也是上官瑞与唐琳大婚的日子。

    如果她想要离开他,那一定是早就有了计划,即然已经计划好,又为什么还要在结婚头一天,在心口的位置刻上他的名字?

    上官瑞把车子开到了一家辣椒面馆,这是唐琳以前最喜欢来的地方,她很能吃辣,每次他吃的满头大汗,她却是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这家面馆在大学城附近,上官瑞已经许久不曾来过,大四那一年,他就在这里,遇到了大一的学妹唐琳,那一天,阳光穿过玻璃,她坐在临窗的位置,看着一本也许很好笑的书,笑得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午后,阳光,笑靥如花的小姑娘,就这样深深的刻在了他石头一样的心里。

    家世的原因,相貌的原因,让他从中学时代就成了少女追逐的对象,可他却从没有对任何一个女孩子动过心,因为在他眼里,那些整天只会做白日梦的女生,只会让人觉得厌烦,而唐琳的出现,则完全颠覆了他偏执的观念。

    她的热情,她的奔放,以及她的聪明,可爱,这些都是他在别的女孩子身上看不到的东西。

    就这样,他们相爱了,爱的你侬我侬,爱的缠绵悱恻。

    辣椒面馆还是那么受欢迎,而它受欢迎的原因,是因为面馆的右侧有一面墙,上面贴满了每一个从大学城走出来的学生曾经留下的痕迹,有的是心愿,有的则是秘密。

    唐琳当初就喜欢写些心情随笔贴在墙上,上官瑞每一次都取笑她幼稚,但却在隔了几日后,总会偷偷的一个人,去翻看她写了什么。

    “先生,要吃面吗?”

    面馆的老板已经换了,听口音好似外地人,所幸的是替学生保留青春痕迹的习惯没有换,墙壁上依旧密密麻麻贴着五颜六色的便利贴。

    “给我一碗辣面。”

    上官瑞走到墙壁中央,在那一大堆令人眼花缭乱的便利贴中,竟一眼就寻到了唐琳的字迹,她所写的心情随笔他几乎都看过,可是此刻他手中拿到的,却像是冥冥之中注定要被他看到,却唯一没有被他看到过的爱情宣言。

    “我曾经那么那么的喜欢你,现在依然那么那么的喜欢你,只是喜欢你,却不能与你在一起。”

&n癫痫疾病如何治疗bsp;   二零零八年九月初九。唐琳留。

    上官瑞手指轻颤,一种莫名的心痛从脚底一直蔓延到心尖,他回想和唐琳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好不容易坚定的心,还没来得及开始坚定,就动摇了。

    老板把辣面端到他面前,不知道是以什么样的心情,他把那碗辣面吃完了,也是第一次,没有觉得辣,却只觉得苦。

    这是怎样一个日子,就在这一天,在他准备忘记过去,忘记心尖上那个女人的时候,却让他知道了,她的离开,必是潜藏着某些无奈的隐情。

    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觉得痛苦,你心爱的女人明明背叛了你离开了你,可是你却突然发现,她其实一直爱着你?

    夜深了,秋的气息已然不声不响的来临,空气中,夹杂的不再是夏天的温热,而是独属于秋天的薄凉。

    司徒兰心不安的在房间里来回走动,已经是凌晨时分,上官瑞却还没有回来,手机也不打通,她想出去找他,却又不知该去哪里找,很担心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就在她焦虑不安时,门外传来了踉跄的脚步声,她急忙冲出去,看到上官瑞平安回来,悬着的心才稍稍放下了。

    “你喝酒了?”

    她闻到了他身上浓浓的酒味,伸出胳膊将他搀扶到沙发边坐下,起身奔到洗手间拧了把凉毛巾替他擦脸,接着又奔到楼下调了杯蜂蜜水端上来,忙前忙后的身影不难看出心中隐藏的爱恋之情。

    “工作不顺利吗?”

    待上官瑞稍微清醒了一点,她柔声询问,压根没想过会因为感情的事,因为就在昨晚,他已经亲口答应会忘记过去做过正常人。

    “没有,我去洗个澡。”

    上官瑞有气无力的站起身,步伐不稳的向浴室走去,司徒兰心看着他摇晃的背影,莫名地,心里就觉得很不安很不安。

    他已经平安归来,她理应安心地去睡了,可是突然滋生的不安情绪,却让她无法安睡,就那样傻傻的坐着,直到上官瑞出来。

    视线相交的刹那,司徒兰心终于明白,她是为什么而感到不安了,在瞥见上官瑞胸前的那颗字的瞬间。

    “你今天去洗字了?”

    她眼神黯然的盯着他胸前洗了一小半就被终止的名字,琳字少了艹字头还是宣,所以他的心里,始终还是只能装着那个女人。

    “恩。”

    上官瑞淡淡回应。

    “那为什么没有洗净?”

    明知道原因,却还是想要他亲口说出来,也许只有自己听耳亲到,才能够死心。

    “很晚了,去睡吧,休息不好会影响明天的教学质量。”

    上官瑞显然不想谈论这个话题,于是轻描淡写的移开了。

    司徒兰心难过的转过身,一步步朝自己的密室走去,想到自己还没有来得及表白就已经夭折的爱情,是那样的不甘心……

    蓦然地,她停下了步伐,悠悠地望着他说:“如果我现在告诉你,我喜欢你,你会相信吗?”

    上官瑞怔了怔,僵硬的笑笑:“不相信。”

    “为什么?”

    “因为温暖的女子不会喜欢像我这样冷漠的男人。”

    她鼻头一酸,便勇敢说出了心里话:“你错了,虽然连我自己也不相信,但我喜欢你是事实,上官瑞,你听清楚了,我喜欢你。”

    上官瑞陡然闻言表情冻结,整整数分钟没有反应,宛如一樽石化的雕像,石化当场……

    ----------------------------

    号外,号外,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多多留言,五星好评哈,您就是打赏个一毛钱,沐沐也是欣喜万分,感激不尽,因为那不是多么厚重的礼物,而是一份由心的支持,谢谢大家不离不弃,沐沐会继续加油努力,现在还有一点存稿,暂时二更,等没有存稿的时候,就只能一更,当然,一更的字数也是相当可观的哈,相当于之前的十更咧~~~么么哒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 xinwen.ysfbw.com  乌海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